其實我對於跨年沒有特別的感覺,沒有學生時代那種跨完年可以放假睡翻天的愉悅感。

這種大拜拜式的跨年活動之前有參加過一次,在淡水捷運站,幾乎是被人潮推著前進,不僅沒地方吃晚餐,有位子的店只有賣貴得要死的跨年晚餐(重點是,竟然是三明治,有誰聽過跨年的三明治就要賣到一千大洋以上的),學長二話不說帶我們拂袖而去,後來我們在老街的一家濟洲豆腐鍋吃到我們的晚餐,接著就到捷運站被東推西擠,互道新年快樂。

Carr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